剧情介绍网

【韩剧】《你好再见妈妈》分集剧情介绍(1-16集)大结局

【韩剧】《你好再见妈妈》分集剧情介绍(1-16集)大结局-更新至第8集

 

 

剧情介绍

该剧讲述世界上最暖心的离别故事。描写妈妈鬼神(女主)为了变成人类在49天里的真实转世计画,和妈妈鬼神经历了生离死别的痛苦并展开新的人生的丈夫(男主),以及回到两人的孩子(童演)描绘的上天和被留在人间的人们的故事。

金泰熙将在剧中饰演车宥利,她性格乐天随和热心,她主攻玻璃工艺,经营着一个小作坊,婚后在坐月子的时候也没有放弃工作。去世的那天也是在去工作的途中遇到了交通事故。

第1集:宥利江华幸福走到一起 女儿身陷危险宥利自责

 

医学院的大楼里,赵江华死死抓住同学兼好友季根尚的书包不让他离开。理由很简单,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哪里还有时间去看什么球赛,但是根尚却根本不理会他的想法,大学期间不谈恋爱简直是虚度时光,而且他为了这哥们的幸福好不容易求女朋友为江华介绍了一位美女,这么好的机会又怎么可能放弃,江华最终没能获胜,被根尚带到了热闹的具乐部,当看到幸福相拥的根尚二人后,江华感觉无聊,可是当他们身边的车宥利出现后,江华立即睁大了眼睛,两个人四目相对,仅仅几秒过后,他们就已经认定了彼此就是一直在苦苦追寻的另一半,恰到好处的一粒进球,让现场的球迷们欢呼起来,江华的心随之雀跃起来。 

接下来的四年里,虽然不时也会有争吵,但是两个人幸福地享受着恋爱的美好时光。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两个人的一次约会时,因为工作的原因,江华迟到了,他内疚地向宥利道着歉,当听到宥利说出她们不能再这样下去时,江华以为宥利要和自己分手,担心地等待着宥利的宣判,可是他听到的却是宥利同意和他结婚的回答。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此时周围又是因为运动员射门而引发的沸腾,两个人幸福地在异样的氛围中走向了他们人生的圆满。

宥利本以为会这样一直地幸福下去,但是幸运之神却抛弃她,在怀女儿的时候,一次意外车祸夺去了她年轻的生命,这一天是她忌日的同时也是女儿书雨的生日。

怀着对女儿的不舍,宥利放弃了上天堂的机会,一直默默地陪在女儿身边看着她一天天长大,慢慢地学会走路和说话,五年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看着之前还在繈褓中的孩子已经到了上了幼稚园,宥利心里感觉到的只有幸福。但是她看到的一幕幕又让她于心不忍起来。

鬼魂的忌日是大多数鬼魂特别盼望的日子,先不说会有亲人来看望自己,就是他们带来的那美味的忌品也会让鬼魂们好好美餐一顿,宥利忌日那天,和之前一样,父母在妹妹的陪同下来看望自己了,宥利美美地吃了一顿,直到把自己吃倒到了地上才肯甘休。看到爸爸一边用手帕擦着自己的遗相一边唉声歎气的样子,宥利有些不忍,但宥利的妈妈却没有被爸爸的情绪感染,反而生气地说丢下父母先走一步的孩子有什么可怜的。

脸上一幅玩世不恭表情宥利跟着妈妈走进了洗手间里,伴随着水龙头的水声,宥利好像听到了妈妈的抽泣声,没过多久,就看到了妈妈把头埋向洗手池后发出的呜咽声,最后妈妈终于放声痛哭起来,一旁的宥利也收起了她之前的表情,看着妈妈的样子泣不成声了。

从洗手间出来后,妈妈强压着内心的痛苦,立即换上了一幅轻松的表情看向了爸爸和妹妹,当听到妹妹问起江华是否会来探望时,妈妈冷静地说出了已经不是一家人就不必来探望的话。因为书雨的生日是宥利的忌日,江华也总是在逃避着这个日子,说好了和根尚换夜班,但最终他还是没有勇气回去面对女儿,根尚知道好友的心情,刚想要开口劝说就被有病人需要急救的求助打断了。

书雨生日的整个一个晚上,宥利一直陪在书雨身边,迷糊中,宥利感觉到了另外一个鬼魂的气息,她跑过去质问那人为何要在自己女儿身边时,却被那鬼魂反问她也是鬼怎么可以在这里,这句话让宥利立即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在她看来,她只是出于母亲的本能来陪伴自己的女儿,却忘记了自己已经是鬼魂的现实。宥利找到了美东嫂,这是一个专门负责鬼魂上天的业务的鬼魂。当听到对方说出幼儿年纪小,周围有鬼魂缠绕会让孩子元气慢慢变少,最后就会达到与鬼魂相通的程度,美东嫂的话很快地就得到了映证,宥利先是回忆起早上她叫书雨名字时,书雨不假思索就答应的事情,下午在幼稚园里书雨跟着一个小鬼魂进了一处非常隐避的冰箱里,直到被发现时书雨已经昏迷不醒了,看着病床上书雨可怜的表情,宥利痛苦地瘫坐在地上,她就是想陪伴在孩子的身边,怎么会造成这样的后果,宥利对着天空大声的哭喊着,想要诉说自己的不满与委屈,上天似乎注意到了宥利的遭遇,一阵极大的冰雹把行人都赶到了街边的店铺里,整个街道都安静了下来。不光是路上,骨灰堂中宥利的另一个家也发出了异样的光亮了,安静诵经的美东嫂手中的念珠莫名其妙地断开后,她也感到了事情的异样,却弄不明白其中的原委。

 

第2集:宥利重获新生选择两难 江华深陷过去难以自拔

 

当江华带着繈褓中的书雨来到宥利家时,他跪在宥利父母的面前,想把孩子托给他们照顾,却遭到了宥利母亲的严词拒绝,虽然口气生硬,但宥利母亲也能感觉得到江华对女儿的一片痴情,当听到问起是否要随宥利到另外一个世界后,江华用手不停地捶打着自己的胸膛,他这里痛,非常非常地痛,痛得快要喘不上来气了,宥利母亲让江华好好地带着书雨,这样他才没有更多地时间去思考、去叫苦。只有在日复一日的繁忙中,江华才能真正地从这段痛苦中走出来。事实也正如宥利母亲所预料的那样,因为要照顾年幼的书雨,江华每天都过着如同陀螺似得,才终于熬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日子。

 

如果说江华失去宥利的日子是处在黑暗的隧道里。那就终有沖出隧道走向光明的时候,等待江华的不仅有健康快乐长大的书雨,更有和江华一起重新组建起新家庭的吴敏静,敏静性格内向,不太喜欢与人交往,经常被班里其他孩子们的家长在背后品头论足。

看着眼前一家三口幸福的从自己身边经过,宥利有些恍惚,直到发现江华看向自己那异样的眼神后,宥利才注意到自己肩头居然落有雪花感觉到的丝丝凉意后又被路人不小心撞了一下后,宥利才明白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人了。幸福来得太突然,宥利在大街上像个疯子似得又跑又跳,直到真正地再一次感受到了饥寒交迫后才相信这个事实。直到看到美东嫂并听到她说出自己只有49天留在世上的时间后才回守神来,自己的丈夫已经再婚,而自己又怎么能过回她之前的日子,这个消息让宥利不知所措。

宥利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要回到自己从前的家里,可是当想起来妈妈的心脏不好后,只好偷偷地藏起来眼睁睁地看着一家人从外面遛狗回来。

上天留给宥利的时间只有49天,只有在这49天内,宥利重新回到她原来的位置才可以重新做回人,江华脑海里一直地回想着昨晚遇见宥利的画面,一整天工作都是心不在焉的样子。

变成人后的宥利再也不能像之前一样地免费乘坐公车了,在车上,她清楚地看到另一个鬼魂直接上了车,想起来美东嫂说过她不能认出其他鬼魂的话后,宥利装作没看见,可是幸运地躲过一次后,在宥利到医院里归还她偶然捡到的江华的出入证后又被另一个鬼魂家庭盯上了,宥利逃命似得跑走才没有被追上。

宥利在幼稚园里看到和书雨一起玩耍的男孩就是之前那个小鬼魂,出于本能,宥利想要保护女儿,一把把迎面跑来的书雨揽入了怀里。今天敏静恰巧有事,她告诉幼稚园老师会让保姆来接孩子,而老师却把宥利误认为是保姆,放心地把孩子交到了宥利手上。

宥利在江华的出入证上信手画了以前她嘲笑对方的图案,虽然极力地想要擦去但还是被江华认了出来,江华像疯了一样又陷入到宥利出事的那个晚上,险些造成了医疗事故。

从殡仪馆出来的江华本来心情就非常沉重,可是屋漏偏逢连阴雨,他又接到了敏静打来的说是雨失踪的消息。深夜里,江华在街道上边跑边不停地呼唤着书雨的名字,就在他想要 跑过一个小公园后,却猛地停下了脚步,他看到了不远处相拥而泣的两个女人,那两个在他生命里最为重要女人。

 

 第3集:宥利牵挂女儿安危 敏静宥利不期而遇

 

虽然江华是个无神论者,但是当他看到宥利还是吓得瘫坐到了地上,直到发现想要逃走的宥利才上前一把抓住了她,把书雨交给敏静后,和宥利来到了一家咖啡店内交谈起来,起初,宥利一再否认自己就是真正的宥利,可是她无意中的一些小动作却没能瞒过江华的眼睛,见自己这招不管用,宥利又开始装傻充愣起来,说自己一觉醒来就是现在,对于这四年来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

借着上洗手间的机会,宥利想要逃跑却被江华发现后追了出来,江华把宥利安顿到一家宾馆后留下一张银行卡供她使用。离开宾馆后,江华一直都无法相信所发生的一切。他把宥利可能复活的事情告诉了宥利之前的好友,却遭到了对方的一个大白眼。

敏静从书雨口中得知了接她的是个女人后,心里就有些不爽,加之,江华回家后对于他这个所谓的朋友也是三缄其口,加之江华手机上不断发来的消费短信通知更让敏静心里难受。

宾馆房间里的宥利回想起在江华家碰到自己喜欢看的电视剧却被敏静换台的情形和两个人当着她的面儿就着炸鸡喝啤酒时自己想要束手无策的尴尬表情。对着一桌子的美食开怀畅饮起来。

宥利躲在沙发上想着自己现在仅仅剩下47天的时间了,她必须要帮助书雨解决到眼前的难题,让她变成正常的孩子,可是她从宾馆刚一出来,就被那鬼魂家庭立即认出来,宥利带着他们来到了公园里告诉了他们事情的真相,本以为自己解决了一件事情,没想到立即 有一大群鬼魂追了上来,想要宥利帮助转告他们的家人一些事情,宥利又是一阵狂奔才躲开他们,没想到却意外看到了买菜的妈妈,宥利一直悄悄地跟在妈妈身后,发现了妈妈因为膝盖痛而无法正常站起来的痛苦表情。

东华收到了宥利购买保健品的资讯后害怕宥利的突然出现会把大家吓坏,他给宥利的妹妹打电话让她连同宥利的父母立即吃下一颗保护心脏的药丸,避免大家当宥利突然出现所带来的恐慌而发生生命危险。当听到自己女儿说跟东华有联繫后,宥利的妈妈立即训斥起来小女儿。东华焦急地来到宥利家再三向小姨子确认说家里没有人来过后才恋恋不捨地离开了,就在东华转身要走的时候看到了门口地下放着的买给宥利母亲的保健品。面对这样的局面,东华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处理了,他在街上闲逛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女儿的幼稚园,通过玻璃看到正在陪同书雨开心玩耍的宥利后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正在沉思间,东华接到了敏静发来了要去接书雨回家的短信,东华心里又是一惊,打电话想要劝阻,但敏静却不肯听,执意要去。

敏静已经从东华的表情中猜出来事情的大概,可是当她在幼稚园里面亲眼看到宥利的时候还是大吃一惊的。小小的书雨站在两个女人中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从门外急匆匆赶来的东华推开门看到眼前这一切后也是无能为力。

 

第4集:宥利成功送走小鬼 根尚夫妻发现宥利

 

一大清早,江华和宥利就从电视的新闻里听到了某大厦不慎失火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的不幸消息,两个人都是唏嘘不已地感慨着生命的脆弱。江华先出门上班去了,不知为什么,他今天格外地眷恋宥利,连续三次道别后才离开,但是江华却怎么也想不到,这一面竟是永别。收拾好屋子后,宥利拖着笨重的身体也走去了单位,路上接到妈妈叮嘱她一定小心的电话让宥利心情非常好,可是在马路边上等交通信号灯时却看到了自己身边一个执意闯红灯的男人,宥利不想让肚子里的孩子看到这不守规矩的画面,用手挡在了肚子面前。可是接下来的画面却让她立即吓破了胆子,一辆汽车为了躲避那个闯红灯的男人急打了方向,虽是躲过了那男人却朝着宥利所在的路边沖了过来,宥利本能地用手保护着自己的肚子后转过了身体被撞得满头鲜血地躺在地上。

经过医生的尽力抢救,宥利肚子里的孩子活了下来,但因为伤势过重,宥利却没能闯过这一关,接到消息的江华趴在宥利身边不停地痛哭着,当听到宥利已经不在的消息后,江华像是发了疯一般地要带宥利回家,被其他人好不容易才劝了下来。

宥利的离世伤心的人不只江华一人,与宥利预产期相近的她那位闺蜜姐姐因为早产了一周此时正在坐月子,当听到这个消息后,也哭成了个泪人,按照传统的思想,家里有幼小的孩子是不适宜出席葬礼的,可是姐姐却不忍心不去送宥利最后一程,好在根尚明白她们的感情,极力劝说着婆婆,姐姐才得以脱身。

无意中看到书雨所在的幼稚园招聘食堂助理后,宥利不假思索地就投了简历,年轻的年龄加上良好的学历让宥利的应聘没有了悬念,当听到幼稚园园长让自己第二天就来上班后,宥利开心不已。一想到明天开始,自己不仅可以和书雨呆在一起。而且可以为书雨赶走她身边的那个小鬼,这样一石二鸟的想法让她走路的步伐也不禁轻快了起来,可是当看到宾馆大厅里的江华后,宥利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

宥利拿着江华送给自己的新手机尝试着各种最新功能的时候不禁感慨仅仅四年时间科技的进步居然如此之大。在登录了她之前的社交帐号后,她看到了姐姐明知她看不到还依旧会给她留言和她聊各种趣闻,看着看着她们之前那相处无间的情景又回蕩在脑海里,看到精彩之处,宥利本能地点了赞,可是当看到那鲜红的小星星点亮后,宥利意识到自己犯下的严重错误,她想要取消,但点赞功能却不能取消,宥利只能悻悻地结束了她对这新手机的探索之旅。

为了赶走书雨身边的小鬼,宥利专程回去找了美东嫂求取了一张符咒,但用在那小鬼身上却没有效果,正当宥利思考着下一步的打算时,无意中看到了班上其他孩子都被家长接走后那叫赫振的小鬼脸上的落寞表情,原来这孩子虽说是已经死了,自己却不知道仍然以为这是自己的幼稚园才会迟迟不肯离开的。宥利看到班级照片墙上赫振一家人幸福的全家福后向校长提议应由家长拿回这张照片,

看着跟在妈妈身后的赫振那小小的身影,宥利感慨万千,虽说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但是心里却不由得伤感起来。

本以为进了幼稚园就可以时刻看到书雨,可是现实是她需要干完那些杂活,本来想到要放弃了,可是同事的那一句马上就要开饭的话让宥利立即有了精神。

开饭时,宥利给书雨夹了许多好吃的食物并叮嘱她多吃点,同事看出来她对那孩子的关心也以为只是认识而已并没有多说。只是远远地看着书雨吃饭的画面,宥利就已经感觉非常地幸福和满足。

根尚在查看店里的监控时无意中看到了宥利出现在店里的画面非常吃惊,与此同时,姐姐也在幼稚园门口和正准备下班回家的宥利面对面地碰到了

 

第5集:四人协商宥利去处最终无果 宥利努力保护女儿暴露自己

 

如果说宥利和江华之间的正果修得颇为顺利的话,那敏静对于江华的爱恋却是经历了一波三折了。还在上大学期间,江华在地铁上不住地打着嗑睡,整个人也是随着车厢前仰后合着,而敏静正好坐在江华对面的座位上,她好奇又无奈地注视着这个帅气的男生,在车门即将关上的时刻,江华才意识到自己的目的地到了,慌乱中他肩上的包掉到地上也没有理会,敏静捡起来想要追上还给他却最后没有成功。在医学院里,敏静无意中发现了江华后主动把包归还给他,这才有了两个人第一次认识。

敏静相信自己的直觉,江华是自己想要找的男人,她没有听从同学们说出的江华是个学呆的建议想要主动向他表白,可是就在她鼓起勇气走向江华的时刻,却听到了江华和其他几个人谈起女朋友宥利的事情,敏静带着深深的苦闷将这次打击埋进心里。

而事情却是非常地凑巧,宥利被送去的医院就是敏静当时所在的单位,当看到婴儿床上的卡片上清楚地写着车宥利和赵江华两个人的名字下那人可爱的婴儿时,敏静的最后一点点希望也破灭了。

姐姐一个人提着刚刚买好的菜不停地翻看着小票上的价格声讨着昂贵的菜价,却丝毫没有注意对面走来的宥利,直到宥利走到她面前后才发现,可是她却始终不肯相信。看到监控里的根尚想要给老婆打电话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正当他左右为难的时候,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老婆,他刚准备说宥利的事情却惊讶地发现宥利居然就跟在自己老婆的身后,根尚拒绝着宥利的问候,一个人躲进了房间里面还关紧了房门,此时的姐姐却是无比的镇静,回想起前几天发生的几件奇怪的事情后,她确定了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好姐妹宥利,她一把把宥利搂进了怀里,两个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人都放声大哭起来。

当曾经的四个好朋友又久违地坐在一起后,大家商量起宥利下一步的去处,当听到宥利说出她的时间仅有四十九天后,大家都沉默地低下了头。虽然仅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但是姐姐口中却始终念叨着那一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和两个女人的抱头痛哭不同的是,根尚终于明白了江华这几天反常表现的真正原因了,虽然知道了原因,但是他们却始终想不出来更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送宥利回酒店的路上,对于姐姐的表现,江华感觉非常内疚,自己不但没能像姐姐那样以一个热情的拥抱来欢迎她的回归,反而在第一次见她后被吓得摔倒在地上感觉非常惭愧。

传说红豆可以驱逐鬼魂,敏静无意中发现书雨书包里装了不少红豆却不知道是谁干的,为了保护书雨的安全,宥利偷走美东嫂的驱鬼铃铛赶走的书雨幼稚园附近的鬼魂,却也因此洩露了她现在是人的天机。当几个关系好的鬼魂劝说她利用好这段时间重新找回原来的位置以便长久地成为真正的人后,宥利的想法反而让大家感到纳闷,她认为,不管是人类还是鬼魂,都不应该有太多的贪念,否则欲望会毫无止境地漫延下去的,她希望在她的书雨变成正常的孩子不再会看到鬼魂后就主动离开的。

根尚和孩子夏俊和书雨在一个幼稚园,班里要举行亲子公开课活动,为了避免宥利看到会难过,大家商量书雨也不参加,可是尽管江华做了种种尝试却都以失败告终,最后还是硬着头皮来到了幼稚园,宥利出门前不停地祈祷着不要遇到敏静,但天不遂人愿,刚一出门就被敏静叫住并不停地打量起来。

敏静到门外叫回聊天的江华和根尚,但在幼稚园里宥利却因为随意抛洒红豆被其他家长训斥没有教养,宥利一时气愤用红豆帮书雨出了气,当看到下一个节目是串水果时,宥利想起来自己在怀书雨时最喜欢吃草莓,就理所应当地认为书雨也一定最喜欢草莓,但书雨不但不能吃反而对草莓过敏,听到这个消息的宥利 好像挨了当头一棒,虽然姐姐极力安慰着她,但是宥利却依然非常自责。正当宥利小心翼翼地想要告诉姐姐自己是个鬼魂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敏静出现到了门口。

 

第6集:敏静怀疑宥利真实身份屡屡试探 宥利放弃初衷想和书雨长久相处

 

在回家的路上,敏静看到两个熟人,由于不想打招呼就走进了路边的一家酒馆,却在那里意外地发现了宥利,姐姐为敏静上了一瓶白酒,而一旁的宥利却喝的是啤酒,两个女人都好像是有一肚子心事似得,不停地喝着酒,在宥利想要离开的时候,敏静醉眼腥腥地说出一句,我家书雨有那么可爱的问句后更是直接让宥利做书雨的妈妈,话刚一说出,敏静就醉倒了。

因为嫉妒宥利变成了真正的人,众鬼魂们心里平衡,也效仿着去对着佛祖大骂了起来,但他们的诚意却并没有感动了佛祖,他们依然是鬼魂。美东嫂对于鬼魂这般无端生事的诉求不满,她想要拿出驱鬼铃铛吓唬众鬼却发现已经不起作用了,没有办法,最后她只能在骨灰堂的每个骨灰盒上都贴上符字。

为了缓解对外孙女的思念,宥利爸爸主动去书雨班里扮演着预防拐卖幼儿的坏人进行现场演练,但是书雨却天生说话晚,没法和外公更多地交流,书雨看到宥利后却立即 跑了出去,宥利害怕父亲认出来 自己连忙转过身去。宥利再次通过门口的玻璃向里面看时,看到父亲正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天伦之乐,回想起自己怀孕时父母的欣喜,宥利有些自责。

贴在鬼魂家庭的符纸意外地掉落后,这家人跑了出来,他们想要帮助其他鬼魂也出来,却发现他们根本触摸不到那符纸,没有办法,他们想到了宥利。当宥利看到鬼魂家庭的三口人正一步步地走向书雨的时候,她的心脏都快从从身体里跳出来了,她一路狂奔跑去保护书雨,却意外地发现那鬼魂家庭竟然帮忙赶走了另一个呆在书雨身边的鬼魂。虽然知道自己这样的做法不妥,但是宥利还是同意帮忙取下了所有的符纸帮助众鬼出来。放出众鬼后,当听到他们七嘴八舌地诉说着他们的要求后,宥利非常无奈,太多了,真是太多了。如果帮助大家完成各自的愿望后,她呆在人间的短短的四十九天时间也没有了,但是心地善良的宥利想起来她的这些鬼朋友和她一样对家人难以捨弃的思念后答应为每个人完成一个愿望,当听到每个人只能有一个愿望后,大家开始重新考虑起来。当宥利记住大家的愿望并开心地离开后,美东嫂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美东嫂明白每个鬼魂都有自己内心的愿望,但她身为巫婆却不能帮助他们一一实现,对于宥利今天能的这样义举,美东嫂十分欣慰。

敏静不停地到各个律师事务所谘询有关离婚的问题,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个消息还是被书雨班上其他孩子的家长知道了,姐姐带儿子玩时不小心听到了这个消息,她向宥利透露了这个消息,本来一直心静如水的宥利此刻也变得不淡定起来。这个时刻,正巧看到了对面走来的带着书雨的敏静。看着向自己跑来的书雨,宥利幸福极了。但还没来得及跟孩子说说话就被敏静抱走了,看着书雨离开的身影,宥利突然对敏静说出了那句看似询问,其实却是她内心真实意思的表达,她可以当书雨的妈妈吗?

7集:宥利帮助鬼魂家庭完成心愿 宥利出于本能拒绝江华好意

姐姐对宥利对于敏静的了解非常纳闷,明明仅仅复活没几天却对于她这个认识几年的人都要更加了解一些。回想起来宥利之前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后,姐姐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宥利一定对她有所隐瞒,但是宥利不肯告诉她实情,也让她一颗心久久地不能放下。放弃了她一直固有的按时打烊的习惯后,姐姐独自走到街上,却意外地碰到了可能会面临被医院开除而在街边买醉的江华和陪在他身边的根尚,看到准备离去的江华,姐姐想要说出敏静正准备和他离婚的事情时却停住了。而此时另外一家餐厅里,宥利和敏静却在商量着其他事情,宥利想要应聘为敏静成为书雨幼稚园放学后的接送保姆。敏静可以感受到宥利对待书雨是真心实意的关心,单凭那份笑容就可以判定,而自己对于书雨虽然也十分疼爱,却依旧没有母女连心的那份亲切。

当敏静把宥利的决定告诉江华后,江华故作镇静却依然有些慌乱的表情没能逃过敏静的眼睛。敏静为了掩试自己内心的波动把书雨智力检测全部指标都不合格的报告交给了江华,江华也只是敷衍了一下没说什么。

美东嫂带着姜彬为人们算卦,但身为鬼魂的姜彬却什么也看不出来,看着只有屈指可数的卦金,美东嫂生气地让他吐出正准备吃下的点心。正在两人争执的时候,根尚走了进来,姜彬生前是运动员时曾经找根尚谘询过心里健康问题,对于根尚的职业比较了解,也正是有了他的帮助,根尚对于美东嫂的话也是深信不疑的,尤其是当美东嫂告诉他人死而复生是有可能的事情后,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心,可是当他向同事们问起她们身边是否有这类的人之后,同事们都只当他在开玩笑,可却把坐在一旁吃饭的江华吓得不轻。但是根尚和江华的观点却是一样的,没有办法让宥利呆在江华和敏静生活的家里,直到他们两个下班回来,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骨灰堂里,身前曾经是MI公司的会长,却因为一场车祸和他的司机双双丧命,那司机家庭虽然贫穷,但家人之间的亲情却很深厚,经常会有人来看望他,为他擦试遗相,这让会长非常不满,对那司机也是恶语相加,他的这一举动让其他的鬼魂们都非常气愤,很快的,他就被一对鬼魂姐妹攻击了,大家同样身为鬼魂,生前有再多的财富,现在又能如何,听到这残酷的现实后,会长的气焰才稍微消退了一些。直到看到自己骨灰盒上面贴的费用清缴单后,会长才明白了自己之前口中那些所谓的巨额财产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宥利为了帮助鬼魂家庭完成一个心愿特意请了半天的假去帮忙,但是当她看到那家儿子弼升的犹如猪圈一样的家后就萌生退意,说什么也不想继续帮忙了,但是还没有走出大门就被那妈妈的哭声拦住了脚步。在听到这一家人所遭遇的只在一瞬间就生离死别的故事后,决定留下来帮忙满足她们的愿望。弼生记得是自己有工作的日子,但记错了工作日期,提前回了家里,躲在家里不敢出来的宥利不停地暗自诉说着自己对于她们一家人的不满。但是事情却远远没能那么轻易的结束,一直躲在暗处的宥利不光被弼生发现,还被当头狠狠的打了一棒子。对于宥利这样的遭遇,鬼魂家庭的三人都觉得很过意不去,可是当看到,在妈妈的指导下完成的家常饭弼升吃得直打饱嗝的样子后,宥利自己虽说辛苦但也是值得的,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她需要马上离开了。

走在大街上,宥利生气地看着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那一家三个鬼魂迟迟不肯离去,直到宥利威胁说会把她们始终围在他身边的事情说出来后,才使他们被迫离开,可是即便离开,她们也是不时地一步三回头,宥利今天帮她们所做的事情却她们感受到了成为鬼魂后从来都没有的幸福感。她们是真心实意地想要感谢宥利,可是却又无能为力。宥利回想起白天和她们聊天时听到她们说起因为害怕上面存在她们无法预知的事情,她们不敢跟着弼生坐上飞机上天,她们竟然有些责备儿子为什么不好好学习当个医生或是法官之类的,可是事实却是她们所不知道的,这些年来,表面看似幸福的弼生心里却始终牵挂着已经不在身边的家人们,既然在地上找不回来她们,他就想着上了天能否满足这个愿望,回想起这些的宥利也是一阵的伤感。

想着这些问题,宥利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宾馆门口,却看到了在那里正焦急等待着自己的江华,江华十分关心宥利,对她也是嘘寒问暖的,但宥利对于这份关怀的回应却显得冷淡一些。

8集:敏静宥利相处融洽 宥利母女意外相见

随着时光的流逝,大家对于宥利的离去已经慢慢地习以为常了,但是由于太过于熟悉了,许多事情和习惯并没有跟随宥利的离开而消失。不经意的,还会有这样或是那样的事情勾起大家对宥利的深深思念与不舍,就好比刚刚结了痂的伤口又被活活地撕裂,伴随而来的依旧是那份痛心与难过。

一个雨天,没有准备雨伞的敏静打算冒雨回家,但半路上却被宥利好心地拉到了她的伞下,而在超市买完东西准备回家的江华却被弼升这个不速之客搂住了肩膀还美其名曰搭便伞,两把伞四个人在街边正好相遇,江华惊讶于宥利和敏静相熟的同时弼升也认出了宥利,略显尴尬后,宥利把敏静推到了江华的伞下,而弼升则顺势躲到了宥利的伞下。不凑巧,宥利要去对面的方向,弼升好不容易搭的顺伞又被宥利带回了最初出发的那个超市。在回家的路上,江华好奇敏静和宥利的相熟,但敏静却不以为然,当听到江华说刚才自己笑得很开心时,敏静反而感觉有些真奇怪了,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刚才的表情,完全是下意识的,原来自己和宥利相处的居然如此融洽,敏静说起宥利表扬自己是个善良的人时,她反问江华,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她周围的邻居和幼稚园学生家长的眼里,不善言词的她是个讨厌鬼,但宥利却说自己是个善良的人,她自己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性格的人。对于敏静的疑问,江华给出了客观的回答,敏静的确有她善良的一面。

江华和根尚夫妻二人在一起讨论着宥利身上发生的奇怪的事情,但是任他们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事情的真相。没有办法,只能按照宥利所安排的那样了。贤情在送江华出门的时候,江华告诉了她书雨在幼稚园里好多的指标都不合格的事情,出于对敏静的保护,江华表现出不在意的样子,但是贤情却认为这就是贤情的责任,江华不应该出于保护妻子而放弃了她应有的教育孩子的责任。

宥利为父母买了许多的保健品放在门口,她和大门口的那只叫波波的狗狗玩耍了好久,她知道波波并不会在意自己消失的这五年,只有波波不会被这去而复返的人所吓坏,宥利也只能这样来寄託对于家人的思念了。宥利父母从视窗看到波波的奇怪表现也不理解,它的这些技能以前也只是宥利在时才会表现出来,外面好像有人,可是却什么也看不到。清晨,当宥利家人发现门口放着的给家人的保健品时,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些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知道的细节是怎么被这个送礼物的外人知道的。宥利妈妈看着这熟悉的保健品想起来过去宥利叮嘱她按时吃药的情形心中不免有些难过,她一个人骑上自行车去公园散心,而就在她坐下的公园的长椅上,宥利也是刚刚地离开,母女二人就这样擦肩而过了。

老金的女儿又来看望他了,还带给他一个自己马上就要结婚的好消息,可是老金却发现女儿的不仅没有一点开心反而是愁云满面的样子,老金不放心,从骨灰堂里走出去,一直跟在女儿的身后,但始终无能为力。正当鬼魂们为老金女儿的婚礼而开心的时候,发现平时最喜欢热闹的贵顺却不在场,最后才知道她早早地就离开了。而此时,贵顺正在女儿的病床前焦急地注视着正和病魔抗争的女儿,但是贵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受苦却没有半点办法。当听到女儿即便疼得要命也不服止痛药的真正原因是自己在临终前对女儿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疼死了,也正是因为她的这一句话,女儿才后悔一味按照自己的想法为母亲治疗而忽略了母亲所遭受的痛苦,所以她现在用强迫自己不吃药来处罚自己以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

老金的女儿就是宥利幼稚园姓金的同事,宥利也察觉出来小金老师的心事,在忙完为孩子们分发水果的工作后,宥利专程去了书雨教室,从窗户外面看到了和普通孩子一样的书雨后十分欣慰,看来自己这一步赶走幼稚园的小鬼的决定是正确的,可是她却突然又感受到了其他鬼魂的气息,正当宥利举着果盘张牙舞爪地沖出去时,却发现在幼稚园门外被她的符纸挡住的竟然是她在骨灰堂的旧识老金,直到这时,宥利才明白原来小金老师居然是老金的女儿。晚上幼稚园的同事们一起聚餐,席间,小金老师喝了不少酒,借着酒劲大哭起来,起初,宥利还以为她是因为没有父亲的祝福而难过,后来才明白小金老师是在愧疚自己没能早点结婚好让父亲安心,看着这懂事的女儿,老金虽说心有不忍但最后还是满意地离开了。最终,老金在宥利的帮助下给女儿写下了语重心长的短信,也算是为女儿婚礼送上了他最真诚的祝福。

宥利和美东嫂的谈话不小心被贤情听到了,当得知只要在四十九天内做回原来的位置就可以永远地留在人间,可是宥利现在却在一味地回避着江华和她的父母,贤情对于她这行为颇为不解,但是宥利却知道江华爱着敏静,她不想江华再承受那份痛苦,看着蹲在马路上痛哭的宥利贤情上前搂紧宥利一起痛哭起来,两个悲伤过度的女人丝毫没有注意从她们身边骑自行车经过的宥利母亲,直到看到从地上爬起来蹒跚走来的宥利妈妈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文章标签

    【韩剧】《你好再见妈妈》分集剧
    微信公众号:李布斯
    关注我们,给您带来更多好的模板和最新的使用技巧!
    2000人已关注
    赞 () 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